中国核电发展及其对工业园区的影响

中国目前有26座在建核电站,设备国产化率达85%。今年有8台机组投入商业运营。

拥有核电站的省份,如山东,四川,浙江,江苏和广东,自2010年起就开始以多种模式进行投资, 如装货港, 培训服务中心,制造综合设施或单一设备。这些园区或是私有或是公私合作伙伴关系的一种形式。 伴随核电项目的重启, 这些工业园区成为了6,000亿元(970亿美元)市场的领导者。

土耳其,作为一个新兴核电市场, 要借鉴中国市场经验来概述其自身工业定位。以下是中国成功工业园区的一些实例。

 

浙江:海盐和杭州

海盐受益于中国第一座核电站的建设,秦山核电站。海盐县于2009年成立海盐核电工业园区。

秦山核电基地是设备国产化的参考来源。海盐需要投资国内采购来建立产业链,如起重设备,水处理设备,冷却塔配件,无缝管和电子组件等。

2012年,海盐当局决定将海盐定位为国家配件,维修,施工和维护中心,同时涉足三代核电设备的研发,最终成为中国核工业集体公司所有项目的分配中心。海盐当局为这一服务业估价5,000亿元(约为810亿美元)。

杭州市跟随这一趋势于近期建立了江东杭州市新能源工业园区并开始工程核涂层业务。

 

山东

山东省自2010年强调发展AP1000和CAP1400核电设备制造与物流业,在其两个主要园区,海阳和烟台工业园区。 烟台市政府颁布了一些列优惠政策,如税收减免,来保证核电行业的发展,并集中向国内央企,政府机构和大学介绍工业园区。针对此次计划的投资也强化了其它市场的增长,如物流业,旅游业和度假酒店项目。

 

江苏

在2012年,面积为2平方公里的核电设备于南京滨江技术产业园区建立。 这一区域成为江苏省最大的核电设备工业园区。

河滨核电设备和技术工业园区重点关注核电站建设,安装,辅助设备,重型设备,智能电网和高端设备,拥有100亿元(60亿美元)的市场份额。

江阴-靖江工业园区目前有一只10个供应商团队,生产核级泵,阀门,管道,特殊门,压力容器和低压开关柜等适用于VVER等技术类型的产品。 2014年,其设备销售额增加了21.3%。

 

上海

上海一直以来积极为国内外核电市场提供核电服务并将其自身视为世界级核电创新产业基地的领导者。上海的核电市场直接或间接的创造了200万个工作岗位。

上海市有数百家企业投身于核电发展,设计,研究,制造等相关服务(例如,上海电气,上海核工程设计研究院)。从2007年至2015年, 当地行业累积订单额达到了750亿元(120亿美元)并且超过90个研究项目吸引投资达93.5亿元(15亿美元)。

 

广东

台山清洁能源(核电)设备工业园区是广东省发改委与法国政府于2009年联合扶持的项目,于2012年正式成立。该工业园区吸引了很多法国企业,不仅为台山核电站(EPR)提供设备和服务,也为中广核(CPR1000和华龙)的核电站项目群提供设备和服务。园区预计将提供45%的广东核电设备需求(420亿元/67.6亿美元),并成为中国主要集服务与维护于一身的核电设计,制造,研发设备产业基地。

 

甘肃

7月2日,中核集团董事长孙勤于兰州和嘉峪关成立甘肃核电产业园区。该园区重点关注于燃料回收,废物管理,退役市场和其它省份未开发市场。 园区为兰州和北山厂址提供设备和服务,具有重要战略位置。

 

土耳其能从中国汲取哪些经验?

 

当地政府不仅要为工业园区的发展创建有利条件,也要鼓励其加入核能行业协会,在国家杂志期刊,如“中国核工业报”发表其创新研究成果,增加工业园区外商投资。

土耳其核电业主要散布于伊斯坦布尔,安卡拉, 伊兹密尔和布尔萨周边,其第一座核电站将建于Mersin(距离伊兹密尔760千米),第二个核电项目位于Sinop,距离伊斯坦布尔680千米。

土耳其核电业应利用本土技术开发区,如致力于Akkuyu的Mersin, Cukurova, Hatay 开发区和致力于Sinop 的Samsun 和Trabzon开发区,并受益于来自土耳其科学研究委员会(Tübitak)的财政支持。

通过将一部分设施迁移至近核电站地点,不仅解答了运营商的最大化需求,同时扩大了服务业,如维护与维修。

最后,其行业需要进行重组,类似于中国的核能行业协会或法国的勃艮第核合作伙伴组织,增强本土化创新,商业开发与当地社区和中央政府的岗位创造。

 

 

关于作者

Arnaud Lefevre

Arnaud Lefevre is the Chief Executive Officer of Dynatom International. Arnaud is in charge of the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of the business portfolio.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