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艰难周旋于核电大国之间

阿根廷艰难周旋于核电大国之间

阿根廷萨拉特市长Osvaldo Cáffaro组织了一次核能公共论坛,目的是商讨一项新计划,继续执行在前总统Kirchner统治时期因特朗普否决而被马克里总统中断的一些协议。

论坛邀请了科学家,专家,前公职人员以及参与核能活动的各区代表,例如Formosa, Reservoir, Bariloche, Ezeiza, 和San Antonio de Areco等区。

会上讨论了阿根廷核计划的状况,人力资源培训以及核能与科学,技术和民族工业的联系。但是,核心是重新启动核电站建造计划,这是对内阁部长Alberto Fernández发出的强烈信息。

马克里总统是应特朗普的明确要求中止了与中国和俄罗斯合作建设三座核电站的计划的,特朗普丝毫不允许中俄在美洲大陆进行任何核电站建造活动。

现在, Alberto Fernández将面临着艰巨的任务,即在不损害与白宫的关系的情况下,在对美国具有战略意义的领域中恢复与其他国家的合作关系。就是说,尽管这位庇隆党派候选人在与IMF进行重新谈判中,试图利用与中国的关系争取更好的条件,但他仍不愿与美国公然对峙。

由中国参与投资建造Atucha III号核电站的公告其实已经签署。尽管如此,外交大臣Jorge Faurie仍然对外宣称此项目预算不足,无法实施。但是,预算论据是无稽之谈,因为中俄提供了可行的融资计划,该计划可使阿根廷在电站运营后才开始支付,并允许进口储备或增加出口顺差。

而特朗普则提供了约8亿美元的信贷额度,用于投资基础设施。他提议海外私人投资公司(OPIC)投资风能和太阳能工厂, Neuquén-Rosario天然气管道和PPP 7号线项目,作为交换条件,这些项目必须允许北美建筑公司参与实施。

在调解美中霸权争端的艰巨任务中,阿根廷政府接受了否决,中止了与中方的项目谈判。马克里向特朗普声称中国不会构成威胁,这其实是他试图巩固政权的一个经典的权宜之计罢了。

与俄罗斯的双边会议上,阿根廷代表团就遭到了冷遇,因为他们不断与俄计划背道而驰,甚至公开对抗。

俄罗斯对阿根廷核能市场的兴趣源于普京总统2014年7月的阿根廷之行,普京曾与克里斯蒂娜·基希纳(Cristina Kirchner)签署了两个近100亿美元的关键项目:第六座核电站和Chihuido水电站。第三个重要项目是Ramallo港,俄罗斯打算短期内投放5亿美元的投资,而布宜诺斯艾利斯省在俄征地过程中不断阻挠。鉴于与欧盟谈判困难重重,阿根廷现在将目光投向俄罗斯与白俄罗斯,亚美尼亚,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因此,阿根廷政府第一次考虑在Santa Fe南部而不是在Vidal领土实施项目。

关于作者

Arnaud Lefevre

Arnaud Lefevre is the Chief Executive Officer of Dynatom International. Arnaud is in charge of the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of the business portfol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