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是如何导致AP1000在中国的失败

美国是如何导致AP1000在中国的失败

“2013年12月30日,AP1000三门核电站一号机组将投入商业运营。 ”

这就是国家核电管理部门所相信的,当其在2007年7月引进AP1000的合同。

几个月以前,也就是在2006年12月2日, 中国共产党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决议引进四台西屋AP1000核电机组并成立国家核电技术公司。

自2006年6月至2007年7月,中美签署了合作备忘录, 一些企业间签署技术转移合同,包括大部分的核岛设计与设备采购合同。

AP1000技术转移是两国间签署的最大一个技术转移合同,并且也是美国对中国高科技产品出口限制的一个实质性突破。

西屋电气过早的打了如意算盘

但是在2015年,人们看到的是富有争议的预算与项目的延期。中国在研发方面损失了数百万元人民币,而主泵问题仍然没有得到任何解决。

最初美国声称其屏蔽泵已经在核航母与潜艇方面制造并使用多年。

一些专家称西屋电气和EMD没有考虑到使用在核潜艇*的技术向AP1000过渡所需要的技术飞跃。而这还不是唯一的问题:政府才是真正的障碍。

The 10 CFR 810

美国政府有严格的技术出口联邦控制,联邦法规10 CFR第810部分涵盖了几个国家和公司的特定授权列表,其中包括中国。美国能源局有法定责任授权转让非保密核技术和协助外国原子能开展活动,需要得到能源部长和国务院的授权与经国防部、商务部与核监管委员会的商榷结果。

10 CFR 810规定了一个详细的核电技术出口控制名单,包括核材料,特殊材料,特殊技术,可视为双重使用的任何专业技能与任何参与向中国引进AP1000技术的美国公司,如西屋电气,英国肖氏和屏蔽泵供应商EMD,这些公司一定拥有政府颁布的810授权,否则其核业务将无法展开。

美国商业届和其它公关游说集团如NEI要求必须将中国列入总授权名单,因为当前的实际情况阻碍美国企业在全球民用核贸易中的有效竞争力。

尽管事实上中国有123条协议条款生效,美国能源局并没有修改810中拟议的规则制定补充说明(SNOPR)。

美国能源局的回答对商业界来说是一个打击:“经国务院,商务部,国防和核管理委员会等各部门对意见的充分考虑与咨询,能源部仍然认为在此时改变这三个国家在810部分具体授权状态是不恰当的。保留目前状态是出于合理的外交和国家安全的考虑(……)中国和俄罗斯**都还没有提供其各自关于民用与军用核计划之间分工的透明度水平,以保证技术转让的一般授权和对拥有核武器国家的援助用于和平的目的。美国能源部在过去的很多年里已经批准中国与俄罗斯的众多核技术出口。基于对每笔拟议交易中具体事实的考虑,美国能源部希望在未来继续保持这样的状态。”

因屏蔽泵最初应用于军用船舶,如航母和潜艇,不仅适用于严格的核出口管制技术,还包括军备控制。

EMD不得不绕过美国政府的核技术出口控制列表,通过研发不在控制列表之内的新材料,实现新的测试,研究,使用更多的钨合金。

此外,EMD保留由中方支付的研究知识产权。

美国政府授予西屋公司的授权于2015年8月终止。

如果西屋和EMD等申请人提交报告解释出口原因,则可以延期许可。

在这一方面,我们可以很明显的看出双方的焦虑。环境保护部副部长(国家核安全秘书)李干杰于8月20日会见西屋电气首席执行官Danny Roderick, 强调泵的安全问题和国家能源委员会副主任刘琦在此前所提及的问题。这些近期会议继续探讨了国家电力投资公司董事长王炳华在去年华盛顿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中的担忧。

尽管中国与美国企业之间的其他协议***,关于为国内外项目创建一个共同的供应链,美国政府不希望改变任何其与中国的关系。除了投资研发来摆脱繁琐的美国同行,中国商业和政治社会将没有任何其它的选择。我们可以看到如今中国加大了对沈阳鼓风机、上海电气凯士比、哈尔冰电气和Andritz的关注度。

Dynatom

*Nimitz 拥有两个550MWt 反应堆

**中国,印度,俄罗斯

*** 洛克希德马丁国家核电自动化系统公司

关于作者

Arnaud Lefevre

Arnaud Lefevre is the Chief Executive Officer of Dynatom International. Arnaud is in charge of the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of the business portfolio.